银河娱乐场官网-澳门银河官网投注站 - 过犹不及——论老师的讲

您当前的位置: 银河娱乐场官网 > 银河娱乐场官网-澳门银河官网投注站 > 名人讲坛

过犹不及——论老师的讲

作者:邓春林 银河娱乐场官网:2012-12-17 澳门银河官网投注站: 字体[ ]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过犹不及——论老师的讲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板凳的春天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713期《湖南教育》有一篇《一节课,老师讲多少分钟好?》的文章,实在让人想起“盲人摸象”的典故,以“课堂教师要少讲,不能超过15分钟”这一规定当作“课改”,然后上纲上线怒批一通,真让人哀其不幸,又怒其不争,正可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。

且让我先质问几声,再来扫盲。

首先,该作者自己先承认“课的好坏不是由老师讲多讲少决定的”,既然不是由讲多讲少来决定的,如果能讲少一点,让师生都轻松一点,多给些机会让学生先看看书、多点时间思考、适当交流、有机会展示,又何乐而不为呢?至少会让学生学得快乐,懂得学习。

其次,作者也承认“课改就是要改掉原来不好的东西。”那么试问:从上课铃声起,一直讲到下课铃,甚至拖堂拖到学生尿都憋不住了,还在那里唾沫横飞地讲,这是好的东西?就算不拖堂,没给学生预习,不给学生思考和质疑的机会,不管学生爱不爱听、不管学生懂也不懂,台上老师或陶醉或嘶哑地讲个不停,台下学生或昏昏欲睡或窃窃私语,这也是好的东西?改掉“满堂灌”、“一言堂”有什么不好?!

再次,作者还承认“老师少讲并不等于学生就能发展得好。”那么老师多讲就等于学生能发展得好吗?特别是作者不负责任地提到“美国的课堂……老师同样讲得很多,人才不是照样辈出?”就算大家没去过美国,到网上搜搜看,哪里体现美国老师讲得多了?倒是几乎都是“看完后老师并不急于为我们讲解,而是列出了几个问题让大家集体讨论。”这才是事实吧!这不也是提倡老师少讲吗?至少是老师先不要讲。

还有,作者承认“课堂内老师如果真正做到画龙点睛地精讲,学生有相当多时间探索、交流、讨论,当然是好事。”既然是好事,为什么要反对这样的探索和实践呢?谁说“中小学生在这方面的能力非常有限,老师们的水平也是有限的。”这老师自认“水平有限的”也就罢了,为什么不愿相信学生,为什么还不把学生当成是有生命的人?为什么只要求“教育管理者,深入课堂,多研究教育的规律”,倒把作为当事人的自己排除在外了呢?

最后,既然认为“老师们的水平是有限的”,凭什么相信自己有能力划算好自己的课,凭什么认为自己有能力开启学生的智慧?就算我们有个别教育大家,又怎么保证其他老师们能掌握“教学的艺术?”

所以说,改革是艰难的,不是缺少物质条件,也不是缺乏技术和方法,而在于观念的改变。一些传统课堂的既得利益者,不愿意放弃自己这么多年靠剥夺“学生发展的机会”练就的“讲的本事”,他们自私地希望继续霸占了课堂的话语权;一些得过且过、没有教育理想的“懒人”,改变对于他们而言,需要重新学习,需要丢掉用了好多年的那本教案,需要花更多的心思研究怎样让学生“学会”和“会学”。他们宁愿学生睡倒一大片,保持安静地纪律,他们害怕学生成为有生命活力的人,更害怕给学生机会说话,把自己问得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 当然,也不排除因为对高效课堂的不了解而产生误会。那么,我们就课堂的讲,进行一番扫盲。

    为什么要限制老师的讲?

第一,新课程的理念要求我们更新观念,转变角色,改变课程过于注重知识传授的倾向,让学生学会学习,学会合作,倡导学生主动参与,在教学中尊重学生,把教学过程当作师生交往、积极互动、共同发展的过程,凸显学生的主体地位。既然如此,短短45分钟,如果不限制老师的讲,如何实现学生参与?互动?

第二,君未必不知“学习金字塔”这一规律,既然杜威的理论不够权威,美国的国家训练实验室研究成果该说得上话了吧?第一种学习方式——“听讲,也就是老师在上面说,学生在下面听,这种我们最熟悉最常用的方式,学习效果却是最低的,两周以后学习的内容只能留下5%。难道你没对学生说过“这道题都已经讲过好多遍了,你们还是做错了”?而第五种,小组讨论,可以记住50%的内容。 第六种,做中学实际演练,可以达到75%。最后一种在金字塔基座位置的学习方式,是教别人或者马上应用,可以记住90%的学习内容。而实现后两种学习,都需要课堂时间。如果都被老师霸占了,还谈什么“小组讨论”和“教别人”?

第三,撇开传统课堂注重知识目标的达成不说,我们再来说说马斯洛的需要层次理论。他把需求分成生理需求、安全需求、社交需求、尊重需求和自我实现需求五类。在课堂实行小组合作不正满足社交需求吗?把课堂还给学生,把机会让给学生不正满足尊重需求吗?让学生能大胆自信地在全组、全班面前展现自我,不是学生的自我实现吗?你还有什么理由不把本该属于学生的时间还给他?

有时候,矫枉必须过正,特别是在初期,“15分钟时间”的限制是一种警示,目的就是要让这些老师必须放权,必须认真地备课,再也不能没有教案照样能讲一节课,而要分析课标、研读教材、预设学情、编制“导学案”,一切为了如何既让学生学得会,更让学生会学、乐学。

其实,“15分钟”的限制也表明,并不是不让老师讲,恰是要求老师学会讲。弄明白“三讲三不讲”到底什么意思,三讲就是“讲重点,讲难点,讲易错点、易混点、易漏点”;三不讲指“学生已经会的不讲,学生通过学习能学会的不讲,老师讲了学生怎么也不会的不讲”。

弄明白老师的讲应该是引导、追问、质疑、点评,为学生营造一个安全、愉悦的学习环境,点绕学生激情;在学生“车道山前疑无路”的时候,一点拨则“柳暗花明又一村”;在学生自以为大功告成,实则还差一步的时候,适时追问,拓展提升;在学生表现不好或有进步的时候,通过合适的点评,让课堂活而有序,让学生自信满满……

当然,高效课堂不仅仅是“限制老师的讲”,这不过是大象的一根腿而已,他是一个完整的、全方面的体系。把时间留给学生,学生的合作交流、展示提升能不能真正落实,跟学习小组的建设、导学案的质量、学生规范的培训程度、教师的组织教学能力等方面也紧密相关,这才是我们老师真正需要学习和研究的!

人民日报曾发表一篇社论说:“宁要不完美的改革,勿要不改革的危机。”为了新课程改革的成功,为了师生生存状态的改善,为了学生的终身发展,至少为了你的咽喉,相信学生,把课堂还给学生吧,不要再祸害一代又一代的青少年!